- 湖南省医疗保障局
导航 - 湖南省医保局

【益阳】余温的饭菜也很香

来源:益阳市桃江县医保局 发布日期:2021年09月18日

    超级寒潮如期而至,冬天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脾性,成了正经冬天的模样,肃杀冷酷,寒风呼啸,阴雨绵绵,偶尔还有调皮的雪粒子砸下来。政务中心的中央空调满负荷运行,办事大厅里温暖如春,包裹严实的人们一进大厅就卸下了瑟缩的神气,脸色红润起来,厚厚的棉衣也敞开了。临近年底,办事群众比往常更多了,大厅里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。

  十点刚过,医保窗口柜台前已经聚集了长长的人群。初审的同事握笔的右手飞快地在计算机上按动,录信息的同事手指灵活地敲击键盘,针式打印机精疲力竭地嘶吼着,一张张补偿单像成熟的果实被摘下来,递到我的手里,经过复核无误,签字,盖上鲜红的审核章,再由办理人签好字,交财务兑付,一个报销流程就走完了,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。

  十二点时,后面交资料的人估摸着上午办结无望,都自觉回家吃饭去了,准备下午再来。柜台上堆着十几份已经整理好的报账资料,这些资料的主人仍在等待。我要他们跟工作人员先去食堂就餐,下午一点继续干活。人们就缓缓地往食堂方向走了,同事们也相继起身,大厅沉寂下来。

  进入冬季,业务更加繁忙,不能按时下班是常态,赶不上食堂的午饭也成了常态,因此这段时间我都是从家里带饭过来,十一点多热上,等忙完了手里的活计,就算过了饭点也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。就像今天,处理好手边的事情,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一刻了。穿过空旷的大厅,在机器上签退,去卫生间洗手,转回来,再去后室端热好的饭菜。其实这样热出来的饭色香味都大打折扣,并不好吃。不过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碌,身体迫切需要这份食物里的热量。

  正要动筷,视线的余光突然发现柜台对面的长椅上有个人。仔细一瞧,是个老者坐在那里。他严严实实裹着藏青色的棉袄,左手上包扎着厚厚的绷带,轻轻搭在长椅的扶手上;右手支额,闭眼皱眉,斜靠在椅背上,很虚弱很疲倦的样子。

  我站起来招呼他:“您老吃饭了吗?”

  老者缓缓睁开眼睛,半晌才应了一句:“没有。”声音有些沙哑。

  “后面那栋的一楼是食堂,可以用餐。您先去吃饭吧!”

  老者不假思索地摇头:“不去。我没钱。”

  这样啊。我没有多想,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红色的纸质餐票,是去年的结余。递向他:“这个可以买饭。”

  我这个下意识的冒昧举动惊扰到他了。他把右手撑在椅子上费力地站起身,踉跄着就要往外走。

  我那能量不足的脑子飞快地动了起来,立即察觉到自己行为的不妥:无亲无故,给素不相识的人一张餐票,在我而言只是让一个病弱长者在饭点吃饭,对老人来说,却是对尊严的冒犯。人家又不是讨饭的,凭什么要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我?莫非是坐这里休息碍着你什么了吗?那我走还不行吗?我在心里向自己解释了老者的心理活动。然而现在是午饭时间,外面是号称“霸王级”的寒潮,正要逃离的是一位受伤的老者……我很快有了计较。

  “请先别走!您叫什么名字?”

  老者略为迟疑着停下了脚步,浑浊的眼睛里向我射出两道锐利的目光,充满狐疑。在扫到我胸前别着的党徽时目光停留了一瞬间,然后幽幽地沉静下来。这枚小小的党徽让受惊的老人安下心来,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善意,报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我在留下来的那摞资料里翻寻,最底下的那张发票上面是他的名字。意外伤害调查表上显示,这位老者今年66岁,11月17日切牛草时不慎切到手,在益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35天,共用去医药费七万多元。据我所知,现在农村里养牛的农户已经不多了,偶有的都是一些勤劳惯了闲不住的老人家。在益阳住院一个多月,七七八八的花费加上七万多的医疗费,估计老人家为这次意外受伤花了小十万了,这对一个养牛的农家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。家里还喂着牛,可能也抽不出人手来陪护照顾,如果有人手,应该也不至于大冷的天要伤者自己来排队办理报销,这一个多月痛苦的手术治疗大概率就是他自己在照顾自己。意外伤害已经托管给保险公司,不能在定点医疗机构直接报销,必须在“意外伤害受理窗口”申报,经过调查核实以后才能办理报销。老者应该是在接到通知后的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,年底用钱的地方多哇!也许在承受了太多的磨难和打击以后,老者已经丧失了对苦难的任何形式的反抗,沉默是他对生活的回答——这一点特别像我的父亲,让人心疼。

  我在“信息录入”的电脑前坐下来,老者也找个座位远远地坐下了,似乎还在戒备着,怕我唐突了他,但神态已经由最初的提防隔膜变得自然安详,他也终于感受到了大厅的温暖,把棉衣的衣领纽扣解开了两颗。安静的大厅里只听到不太流畅的敲击键盘的声音。还好,虽然这项业务不是很熟练,依着遥远的残存的记忆一步一步操作下来,打印机终于又发出了“吱吱嘎嘎”的声音,此刻听来宛如胜利的乐章。我仔细地核对一遍补偿单,在“复审”栏签上自己的名字,盖章,然后招呼老者过来签字。这次他很麻利地过来了。我把补偿单给他,指着“本次补偿金额”一栏告诉他报了多少钱,他的表情是很意外的样子,然而他仍旧什么也没有说。我知道是金额比较少的缘故,于是详细地解释了意外伤害的报销政策,老者静静地听着,不追问、不反驳,眼睛里满是温和柔顺。此时此刻,胸前的党徽仿佛给我盖上了“值得信任”的印章,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无条件地信赖我说的每一句话、做的每一件事。我一说完,他就拿着补偿单走了,终究是什么也没说。临走前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眸子里映射的分明是动人的党性光辉。

  去食堂吃饭的同事已经陆续回来了,我的饭菜还有一丝余温。老者此时动身,应该能赶上家里的午饭吧?报销的钱七个工作日可以到账,应该赶得上让他过个好年吧?这样想着,今天的饭菜仿佛比以往更香了。

  (文/赵红玲)

信息来源:益阳市桃江县医保局     责任编辑: 钱小艳
打印
底部嵌套 - 湖南省医疗保障局

【益阳】余温的饭菜也很香

20617750